客服熱線:400-881-0901

國外已經有了這13個預言關于2017年的設計趨勢

  • 南京網站建設 網站建設

21112016/10/31

 在未來,當對微小細節的關注滲入用戶體驗設計的每一寸土壤;當對像素級完美的追求成為設計的基本要求;當將簡單便捷的設計理念融入用戶的日常生活,那么我們就能夠幫助用戶體驗全新的生活。
     在未來,當對微小細節的關注滲入用戶體驗設計的每一寸土壤;當對像素級完美的追求成為設計的基本要求;當將簡單便捷的設計理念融入用戶的日常生活,那么我們就能夠幫助用戶體驗全新的生活。
 
  在2016這一年,全世界篤信并熱愛用戶體驗的的設計師與愛好者們證明了用戶體驗設計在設計思維中獨樹一幟的地位。我可以毫不慚愧地說,用戶體驗已經迎來了它的“黃金時代”。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里,用戶體驗設計的傳道者,數字大神,以及交互設計師們在創意層面上都已經達到了最高水準,并力求在科技、設計以及用戶愉悅體驗中有所突破。
  在Tobias van Schneider, Jennifer Aldrich以及Chase Buckley這些先驅者的探索與引領下,UX用戶體驗設計的前景正愈加明朗。在未來,當對微小細節的關注滲入用戶體驗設計的每一寸土壤;當對像素級完美的追求成為設計的基本要求;當將簡單便捷的設計理念融入用戶的日常生活,那么我們就能夠幫助用戶體驗全新的生活。
  1. 故障圖
  “慶祝成功自然無可厚非,但學習并反思失敗更加重要。” ——比爾·蓋茨
  在用戶體驗設計中,流程圖(設計框架)之于用戶使用流程就如同面包之于黃油,它在產品或服務的整個交互流程中,為理解用戶觸點提供基本的設計框架與結構。但問題出現了:這些框架與流程的設計都基于理想中的用戶模型,可是如果遇上一個不理想的用戶呢?
 
  (大量產品與服務的使用方式將會隨著新用戶的到來而受到沖擊)
  直到2017年,超過半數的世界人口將會上網,而大量新用戶的涌入將帶來無數如老年人或是第三世界國家的人們那樣的數碼新手,我們有責任專門為他們進行設計。如同使用流程圖(設計框架),使用故障圖將幫助用戶體驗設計師更好的理解、參與、并模擬非理想使用場景,使產品或服務的錯誤使用變得更加可控。
  2. 微-微交互
  2016年,人們在互聯網上瘋狂的討論微交互——適用于基于單任務目的的交互設計,如設定鬧鈴、按贊某評論、點擊登錄按鈕等。每當打開Facebook或是登錄領英,我們其實都已經有意無意地參與了數十個潛藏的難以察覺的微交互。
  交互應用與服務的內容正日益細分與具體——我們使用YO來打招呼,使用Vine來分享6秒的視頻,使用Knock Knock來結識新朋友,在微交互的路上我們正越來越原子化,一些單獨的交互行為被進一步分解成為擁有更強交互性的微小碎片。我將這些多樣的、細小的、根植于微交互的交互稱作微-微交互。2017年,每當我們拿出手機時,我們將會被動地使用數以千計的微-微交互。
  微交互:使用藍牙配對兩個設備。
  微-微交互:開啟藍牙模式。
  微交互:控制一個正在進行中的動作,比如調整音量大小。
  微-微交互:向右漸進滑動以增大音量。
  微交互:在領英上與某人建立聯系。
  微-微交互:在某個用戶資料頁點按“Connect”按鈕。
 
 
  在Knock Knock上敲擊兩下的微交互可以得知周圍有誰在你附近——但如果只敲擊一次呢(會有什么結果)?一個微交互基礎上的更小的交互。
  3. 天氣應用的井噴
  不論怎樣,天氣應用對我們而言都已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論雨天或是晴天,我們遵循其提供的天氣信息,計劃一整天的行程并享受其中的樂趣。過去,天氣預報為了實現對氣候信息變化的同步更新,它的模式基本是一成不變的,但在不久的將來,極端天氣變化將會帶來極端的環境,導致我們需要更具警醒功能的天氣追蹤應用——這一應用開發者剛剛開始注重的趨勢。各類反常的天氣事件——從十二級的颶風到極度的潮濕,會讓用戶更頻繁地使用他們的智能設備以便獲取最新的天氣信息。
  2016年是屬于天氣應用的一年,但對此類應用的需求只會持續飛速上漲。如同這個冬天橫掃硅谷的厄爾尼諾一樣,越來越多的的用戶體驗設計師會將他們的目光投向“氣候變化”這個迫在眉睫的問題上,并借助美觀的手機應用將其過程可視化。
 
 
  (從摩納哥到開羅,美觀的天氣應用將會為用戶提供第二天惡劣天氣情況的可視化信息。)
  4. 電子寵物風潮
  賽博朋克之父(賽博朋克是科幻小說的一個分支,以計算機或信息技術為主題)威廉·吉普森在談到嬌貴的機械表時,借用了電子寵物魅力之處的描述:
  “他們是種異常必要的無謂存在,他們因為需要被呵護而帶給人恰到好處的慰藉。”
  隨著產品的產業化、自發化、自動化和同質化程度的加深,我們開始感覺到一些用戶的抗拒。許多用戶體驗社區開始留意到大家對早期機械表時代的呼喚——一個即使犧牲一定的功能與精度也要讓產品保有個性并百花齊放的時代。我們這些倡導用戶至上的設計師們,有責任聽取他們的意見。
  越來越多的產品設計師別出心裁地在自己的作品中借鑒了電子寵物哲學,通過賦予產品一種陳舊、殘缺、脆弱的特質來雕琢他們的個性與魅力。推特和亞馬遜就是這種實踐的成功案例。他們各自的服務都回溯到一種更簡約的時代,他們的產品不見得完美,卻為用戶提供舒適與愉悅的的體驗,事實證明用戶確實受用。到2017年或者更早,用戶體驗設計師們會將電子寵物哲學應用到他們作品的方方面面,給未來的產品帶來更多人性化體驗。
  5. 觸感催眠
  觸覺反饋是指觸摸技術在用戶界面中的使用,比如每個按鍵都能提供觸覺反饋的虛擬鍵盤。隨著高端移動設備的普及,觸覺技術也發展得愈加成熟。得益于電活性聚合物致動器(EAPS)(一類能夠在電場作用下,改變其形狀或大小的聚合物材料。這類材料常見應用在執行器和傳感器上。——編者注)成本的降低,觸覺技術在未來兩年有望變得更為先進。
  這些進步使交互技術人員得以通過開發細微的觸覺提示來改變用戶行為,這些方法非常新奇又令人激動。比如當用戶在某個產品展示頁面猶豫不決時,我們就可以利用微脈沖和振動的順序給用戶定向到一個“立即購買”按鈕,或創造一種愉快感讓用戶不愿離開界面。
  交互設計師把修改用戶行為的比作微催眠的一種形式,這個新的觸覺界面元素被稱為Hapnotic反饋(觸覺+催眠= Hapnotic)形式。盡管Hapnotic反饋背后的的心理學研究還處僅處于設想階段,但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隨著設計人員對其非凡的潛力的開發,這項技術一定會引起關注。
 
 
  (在迪斯尼,研究人員開發出了一種算法,它可以把虛擬界面上的信息轉換成動態觸感體驗)
  6. 去線性
  用戶體驗設計師們每年都會推出新的可用性標準——2016年則恰巧是簡約。但更簡約并不能與更高的可用性劃等號。不論怎樣,2016年成為了應用程序和服務的簡化年——導航菜單被收起,交互被劃分成一步步的流程,用戶被限制在固定的線性的交互軌跡上,依照固定順序進行交互。
  盡管有著良好的執行性,Uber仍是制約用戶的一個很好的例子:
  設置搭乘地點
  預計到達時間
  付費
  評分
  Instacart(一小時快速送貨上門的雜貨電商——編者注)則是另一個線性設計的例子:
  選擇商店
  選擇商品
  購買商品
  評價物流
 
 
  用戶可能現在還享受這些被過分簡化的系統,但借用Ian Fenn——UX傳道者的話來說:
  “差勁的設計團隊提供用戶要求的UX。偉大的設計團隊提供用戶需要的UX。”
  我們已經看到了用戶對這些線性體驗的抗拒——用戶不愿意像牛一樣被從這個頁面趕到下個頁面。給予用戶最大程度上的幫助,才是未來我們這些用戶至上的倡導者必須做到的。到2017年,我們將通過去線性設計來體現和推崇用戶的理解力;用戶將被賦予更多的選擇權,在整個過程中被賦予更多的決策權,擁有更多不同的方式來完成每一個交互體驗。
  7. 間隙焦慮的優化
  間隙性焦慮是交互設計師之間的常用語,是指操作(單擊一個按鈕)和響應(移動到下頁)之間一種瞬間性緊張的用戶體驗。行動與反應之間的高延遲和加載時間可以引發焦慮,在此瞬間,用戶被滯留在黑暗的裂縫中,感到無力又困惑。
  這種焦慮如果不加以解決,很快會導致糟糕的用戶體驗,這無疑會將用戶推離你的產品。
  但是聰明的設計師會轉而學習往有利于他們的方向,引導這種焦慮或升華這種情緒狀態。通過創建暗示序列中的下一個屏幕過渡元素,設計師使用戶能夠即時預覽從而預測,而不是擔心關于接下來會發生什么屏幕上。
  幻燈片之間的過渡動動畫有助于提供行動與反應之間的無縫銜接:這種模式中的臨時暫停和彈跳手勢會幫助用戶下意識地在頁面轉換時調整狀態。
  8. 設計傳播到影響的變遷
  設計傳道者在理論上和實踐中都提倡優秀設計的有用之處,最終目標是將非專業人士轉變為設計思考者。他們都向非設計從業者頌揚設計思維的優點,使非設計從業者也有機會在他們的個人生活和職業生涯的去追求這樣的最佳實踐。
  雖然我全力支持設計傳道者,認可他們為優秀的設計所付出的努力,但恐怕僅靠宣傳是不足以使他人轉化態度,真正實踐設計思維的。從技術到營銷、銷售傳道者等等,這之中夾雜著太多平行行業間相互矛盾的信息,使我們難以真正交流和傳達信息,并在大眾生活中實現。更糟糕的是,我們的信息變得抽象,被簡化成了要點和幻燈片,我們的想法僅僅成為了度娘谷哥中的詞條。
  幸運的是,如今的線上和線下越來越多設計師開始為自己和用心打磨產品站出來說話,形成了一種良好的趨勢。這些設計師不只是倡導,還面向世界擁護與捍衛設計所擁有的力量與格調。這些設計師不再僅僅是向世界展示好的設計,他們還向世人強調自己的設計思維。直到2017,我相信這些聲音會更響亮并更具說服力。
  
  9. “年齡響應式”設計
  響應式設計(通常指響應式網頁設計)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可變性——網頁內容可以根據用戶使用的設備不同而進行相應的重新排版。這其實只是第一步——要真正地匹配用戶需求,我們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提升。正如網站可以針對各式各樣的設備隨時調整格式,它們也將可以根據各式各樣的年齡來調整內容與排版。
  根據不同消費者群體的興趣差異來“定制”內容。網頁廣告已經在這方面試水了一段時間,是時候輪到網站內容本身了:一個8歲的孩子和一位80歲的老人顯然不會對同一本書、同一塊表感興趣,也不太會看同一欄電視節目,那么為什么要讓他們擁有完全一致的上網體驗呢?網站應該告別一成不變的“成衣”,走向“私人訂制”。
  到2017年,大量的元數據將成為“年齡響應式網站”的基本特征:
  導航目錄的長短可以根據用戶的理解能力進行伸縮;那些接收大量信息相對困難的人將會看到簡約的交互界面,從而更方便地從有限但更為熟悉的信息入手。
  網站字體、字號與間距能夠為了照顧老年人的視力而自然變大。
  配色方案也會調整:年輕人會體驗到飽和度更高的色彩;而老年人則會看到相對柔和的顏色。
  10. 塑造互聯網產品的信任感
  “對于一個優秀的UX設計師來說,他/她最大的責任就是使用戶在使用產品 的時候能產生信任感。”
  問任何一個CEO、經銷商、銷售員或設計師:一個成功的商業關系鏈中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他/她都會給出相同的答案:信任。這放到用戶與產品的關系中也是適用的。對于一個優秀的UX設計師來說,他/她最大的責任就是使用戶在使用產品的時候能產生信任感——但數字化產品領域還沒有充分認識到這種信賴的重要性。
  隨著人們對數據隱私安全的擔憂日盛,互聯網世界里的信任變得越來越脆弱——大多數的美國人不信賴任何互聯網產品,這讓企業老板們進退維谷。
  隨著信息泄露越來越嚴重地威脅到了用戶與產品之間的關系,尋找新的建立信任的渠道對提升品牌辨識度與企業成功來說至關重要。到2017年,互聯網產品的信任建設競賽或將全面展開,而新一代的設計師們將挑起這一重任。
  
 
  11. 退出處理——后體驗時代
  “一件好產品就如一部偉大的電影。”
  登陸處理, 是指通過給新用戶提供必不可少的前期體驗從而鎖定用戶,這在很長一段時間以來都是產品設計關注的焦點。然而,登錄處理的反面,退出處理,一直都被很多設計師忽略——但這種情況很快會得到改善,因為一件好產品應該像一部偉大的電影:
  1. 首先,它要有一個漂亮的開場白(登陸處理)——一個噱頭吸引用戶。可以是一個互動的動畫,或者一個簡單到令人心情愉悅的界面,甚至是一小箱免費的寶石。
  2. 然后就是情節本身(產品用戶體驗),主角戰勝一路上所有的曲折和挑戰——用戶找到了他們想要購買的產品——可能已經賣完了——也可能已經被加入了購物車,等待支付。
  3. 接下來是高潮部分(成果)——主人公反敗為勝拯救了世界或者最終得到了他們想要的東西——用戶最終購買了他/她車里的一雙靴子。
  4. 最后,到了結局——主人公與心愛的人幸福快樂地生活在了一起,或者緩緩地朝著日落的方向走去——這就是最關鍵的退出處理時刻——這發生在購買行為已經完全結束以后——就像一條信息被發送并成功送達,一篇推送被贊并轉發了以后。隨著設計師們開始為創造更全面、更完整的看電影式的體驗而努力,我們將花更多時間研究這些退出時刻,關注用戶的后續體驗。
  12. 組建人工智能大家庭
  完全意義上的人工智能(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暫時還是只存在于科幻片中的玩意兒——不過稍微簡單一些、實用一些的人工智能技術、虛擬數字管理小助手都已近在咫尺——最有名的包括Siri(蘋果),Alexa(亞馬遜),Cortana(微軟),GoogleNow(谷歌),Jibo,M(Facebook),Clara(ClaraLabs),Amy(X.ai)和SVoice(三星)。
  “我們逐漸發現這些智能小助手(AI)之間的合作能力可能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強大。”
  這些數字智能小助理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占領我們的日常生活——所有有智能手機的人都可以享受至少一種人工智能服務(AI)。我們得承認,人工智能已經扎根在我們的世界里。蘋果的Siri,亞馬遜的Echo,X.ai的Amy……當我們接觸到越來越多的人工智能產品時,我們逐漸發現這些小助手(AI)之間的合作能力可能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強大。
  諸如設置鬧鈴、安排提醒、回答問題或遙控智能開關等簡單、基礎的功能已經泛濫了,各種智能助手都在這些相同的功能上互相競爭。它們(AI‘s)并沒有被設計成能夠互相協商、合理分工的樣子。這就導致了智能機器人過剩、功能紊亂、相互抵牾的局面——而它們誕生的初衷卻是簡化人機交互。在這個競爭激烈的市場里,各家AI公司顯然不太可能放棄自身利益而相互合作,全權讓設計師來厘清這些人工智能產物之間的混亂關系。
  接下來的一年,設計師們將會開始致力于改變AI產品之間這種緊張的關系。用一個有著明確分工與合作規則的系統來終結各種“智能小助手”之間的惡性廝殺。
  13. “仿”紡織品設計
  “Material Design將會目睹它所倚仗的‘筆’與‘紙’之間的槍戰——它會發現它的立身之本在面對未來強大多元的互聯網時不堪一擊。”——Chase Buckley(獨立UX設計師)
  (Material Design是谷歌創造的全新設計語言,旨在為手機、平板電腦、臺式機和其他平臺提供更一致、更廣泛的“外觀和感覺”——譯者注)

 
  谷歌推出的Material Design自2013年起就立志于成為引領全平臺設計潮流的設計語言,但直到2015年,它才真正被世人所注意到,成為網頁設計的標桿——而這一切又將很快被顛覆。
  谷歌的Material Design,又叫“量子紙”(quantumpaper),它從一張紙出發,吸收了紙所蘊含的許多視覺隱喻。主管設計的副總裁MatiasDuart這樣解釋道:
  “與真實的紙不同的是,我們的數字材料可以隨意伸縮與變形。紙質材料有物理表面與邊界。是那些縫隙與陰影告訴你這一切,賦予了你能觸碰到的東西意義。”
  然而,盡管Material Design含有的視覺隱喻讓一大批東歐設計師找到了自我,也是時候讓它被時代淘汰了——因為無論在實際生活中還是在虛擬互聯網里,紙并不是一種可以讓人一勞永逸的媒介。到2016年末,我們會看到仿實物紋理界面設計元素(Skeuomorphism)的回歸,隨之而來的還有遠高于單薄狹窄的紙片的視覺隱喻。隨著增強現實(AR)與虛擬現實(VR)成為時代主流, MaterialDesign將會目睹它所倚仗的“筆”與“紙”之間的槍戰——它會發現它的立身之本在面對未來強大多元的互聯網時不堪一擊。
  設計師開始將設計隱喻、美學、科技與不同維度交織于一體的多維設計理念稱為Textile Design——互聯網的“織物”將被重新編織、著色并重生。
 
 
  (侏羅紀公園的網站是Textile Design的一個典型案例)
  作者 | Chase Buckley
  翻譯、校對 | 詹楨、周玥、關習習
  譯者:微信公眾號:特贊Tezign
Copyright   2005-2019   南京逗點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蘇ICP備16008480號-1     友鏈:熱敏電阻
三排五开奖直播